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眼球 >

眼球

韩娱四大社财报公布K-POP还有多大发展空间?

发布日期:2022-05-12 13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. 2021年,中国超越韩国上升至全球音乐市场第六位,韩国实体专辑对华出口比重上升。

  2. 四大社在2021年实现不同程度的盈利,HYBE年收入首次突破十亿美元大关,远超其他三家公司。

  4. 韩娱经纪公司正以“抱团取暖”的方式寻求发展。HYBE与YG就音乐发行达成合作,SM与JYP共同成立线年推出多个新团,并以成立合资厂牌、开设分公司和组建小分队等形式进军欧美市场。

  美国当地时间4月3日晚,第64届格莱美颁奖礼在拉斯维加斯举行。韩国男团BTS凭借去年5月发行的英文单曲《Butter》再次提名最佳流行组合奖,并在颁奖典礼上带来现场表演。

  在专访中,方时赫讲述了HYBE发展历史和未来愿景,并透露将在4月的BTS拉斯维加斯演唱会期间,举办试镜活动。△HYBE创始人方时赫与旗下组合BTS登上《时代》杂志封面

  音乐制作人出身的方时赫,曾创作《像中枪一样》《在我耳边的Candy》等热门歌曲。HYBE旗下厂牌SOURCE MUSIC即将在5月推出的新女团LE SSERAFIM,也将由他亲自担任出道专辑的总制作人。

  YG在2月27日官宣,组合BIGBANG将于4月5日携数字单曲《春夏秋冬》回归;JYP在2月22日推出六人女团NMIXX并发布首张单曲专辑《AD MARE》;SM旗下组合EXO将于4月8日迎来出道10周年,温州市区一知名市场要搬了,并于4月9日举行名为“2022 Debut Anniversary Fan Event : EXO”的粉丝见面会。据IFPI发布的《2021年全球音乐报告》显示,2021年,亚洲音乐市场同比增长达16.1%。其中,中国录制音乐产业收入达到10.59亿美元,超越韩国上升至全球第六位。此外,据韩国权威榜单Gaon网站的报告显示,2021年韩国音乐市场收入同比下降10.3%。

  不过,在IFPI发布的众多榜单中,仍然有不少韩国艺人的身影。其中,BTS再次被IFPI授予2021年度全球唱片艺人奖,成为第一个连续两年获得该奖项的音乐人。小米第三代高端稳了! 小米12系列自研技术全面突破未

  在全球十大单曲榜中,BTS英文单曲《Butter》以17.6亿次的流媒体播放量位列第四。在全球十大专辑榜中,BTS日语精选二辑《BTS, THE BEST》以152万张的销量位列第四,HYBE子公司PLEDIS Entertainment旗下组合SEVENTEEN迷你八辑《Your Choice》,以113万张的销量位列第八。

  3月,韩娱四大社HYBE、JYP、YG、SM先后公布2021年财报。面对持续走低的韩国本土市场、不断给予认可的欧美市场以及持续扩大的中国市场,几家公司在2021年究竟交出了怎样的答卷?

  具体来看,HYBE的合并财务报表再次创下新高——营收为12559亿韩元(约合10.98亿美元),同比增长58%,这也是HYBE年收入首次突破十亿美元大关;营业利润为1902亿韩元(约合1.57亿美元),同比增长31%;净利润为1408亿韩元(约合1.42亿美元),同比增长62%。

  对此,该公司在2021年财报中表示:我们为负责培养艺人和制作音乐内容的厂牌提供业务解决方案,并开发以音乐为基础的表演、视频内容、IP、学习和游戏等各种业务。这些业务最终将进入一个平台区域,连接和扩展HYBE的所有内容和服务。

  HYBE旗下的厂牌阵营,正在加速扩大。2021年2月,HYBE与环球音乐旗下唱片公司 Geffen Records合作, 成立新的合资品牌BigHit Universal LLC;4月,HYBE又以约12075亿韩元(约合9.95亿美元)的价格,收购在音乐、IT、电影、文化等多个领域经营业务的Ithaca Holdings。11月,HYBE在韩国又推出了新厂牌ADOR。

  在解决方案方面,子公司HYBE 360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达到1026亿韩元(约合8500万美元)和124亿韩元(约合1000万美元)。该公司除了策划旗下艺人的演唱会、粉丝见面会、电影、纪录片和综艺节目之外,还负责其专辑和配乐的发行,推广和广告业务。而负责使用艺人IP来创建各种内容和产品的HYBE IPX,也在2021年实现盈利。

  在平台方面,去年1月27日,子公司Weverse与韩国互联网巨头Naver签订业务转让合同,以1999亿韩元(约合1.65亿美元)收购 Naver的粉丝社区服务平台业务V-Live部门。同时,Naver以第三者有偿增资的方式,向子公司Weverse Company投资约3548亿韩元(约合2.92亿美元),并转让V-Live的事业部给Weverse Company。

  去年,新成立的Weverse Company一共获得了2394亿韩元(约合1.97亿美元)的营收和80亿韩元(约合660万美元)的净利润。创始人方时赫在接受《时代》杂志采访时透露,目前该平台的月度活跃用户已经达到700万。此外,该公司在粉丝俱乐部方面的收入为456亿韩元(约合3800万美元),同比增长38%。

  去年11月,它以5000亿韩元(约合4.12亿美元)的价格收购了韩国金融科技公司Dunamu2.5%的股份。该公司经营一家名为Upbit的NFT交易所。据2021年财报显示,HYBE将成立一家合资企业,共同推进结合艺人IP和NFT的新业务来为粉丝提供新体验。作为韩国老牌娱乐公司,SM在2021年一共获得了7016亿韩元(约合5.78亿美元)的营收、675亿韩元的(约合5600万美元)营业利润和1332亿韩元(约合1.10亿美元)的净利润,继去年净亏损803亿韩元(约合6600万美元)之后实现扭亏为盈。从整体上来看,营收情况虽然与HYBE相比有不小的差距,但是依旧高于YG和JYP。

  去年,SM针对旗下子公司进行了一系列的业务整合。4月5日,SM宣布成立子公司SM Studios,将SM C&C、Keyeast、SM Life Design Group、Dear U、MYSTIC STORY的所有股份,以现货方式出资给新设法人SM Studios。新成立的SM studios计划通过责任经营体制,实现集团经营效率化。6月,SM又转让了子公司Million Market的股份,宣布该公司将不再隶属SM旗下。

  具体来看,几家主要的子公司的营收情况差异较大。其中,日本分公司SM Japan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40亿韩元(约合330万美元)和27亿韩元(约合220万美元);而专注于印刷和影视制作等业务的综合型内容公司SM Life Design Group,获得了374亿韩元(约合3100万美元)的营收和8亿韩元(约合66万美元)的净利润。

  而专注于演员经纪和影视制作的SM C&C,则获得了1397亿韩元(约合1.15亿美元)的营收,净亏损87亿韩元(约合720万美元);总部位于香港的演出策划公司Dream Maker Entertainment,获得了207亿韩元(约合1700万美元)的营收,净亏损29亿韩元(约合240万美元)。

  在粉丝运营方面,2020年8月成立的线上演出公司Beyond LIVE Corporation,由JYP和SM共同投资,为在线演唱会“Beyond LIVE”提供服务。不过整个2021年,该平台只获得了7亿韩元(约合58万美元)的营收,净亏损0.31亿韩元(约合2.6万美元)。

  开发与运营粉丝平台Lysn和Bubble的子公司DearU,获得了184亿韩元(约合1500万美元)的营收和54亿韩元(约合440万美元)的净利润,继去年22亿韩元(约合180万美元)的赤字之后扭亏为盈。2021年6月4日,JYP投资214亿韩元(约合1800万美元)收购了Dear U23.3%的股份。同月11日,Dear U正式向韩国交易所提交了上市请求并启动了IPO。

  先后与SM在线上演出和粉丝平台方面达成合作的JYP,去年一共获得了1939亿韩元(约合1.60亿美元)的营收、579亿韩元(约合4800万美元)的营业利润和675亿韩元(约合5600万美元)的净利润,是四大社中营业利润率最高的公司,这或许于其不轻易扩张的公司特质有关。

  除了投资SM子公司以外,JYP还在去年7月新成立子公司JYP 360。该公司主要负责衍生周边产品文创内容的全球分销,并不断开发新业务以实现与全球粉丝之间的联系。

  在子公司的营收方面,旗下女团TWICE和NiziU在日本的火爆,为JYP带来了十分可观的收益。2021年,子公司JYP JAPAN获得了363亿韩元(约合3000万美元)的营收和101亿韩元(约合830万美元)的净利润。

  其中,以9名全日籍成员组成的女团NiziU,出道专辑预售量迅速突破37万张,在2020年日本唱片市场排名第八。这也坚定了JYP继续深耕日本市场的决心。今年,JYP将继续与索尼音乐(日本)合作,以男团诞生为目标推出选秀节目《Nizzy Project 第二季》。

  此外,JYP始终没有放弃从组合Wonder Girls开始的“闯美”之路。今年3月15日,JYP娱乐宣布将成立北美当地法人公司JYP USA,期待借此使TWICE、Stray Kids、ITZY在美国取得更大的成果,并致力于发掘和培养北美当地的艺人。

  同样在“闯美”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的YG,2021年一共获得了3556亿韩元(约合2.93亿美元)的营收,506亿韩元(约合4200万美元)的营业利润和229亿韩元(约合1900万美元)的净利润,同比增长39%、370%和625%,彻底扭转了2019年的亏损局面。

  在子公司的营收方面,子公司YG JAPAN以141亿韩元(约合1200万美元)的营收和6亿韩元(约合49万美元)的净利润,再次证明了日本音乐市场对韩国音乐的重要性。专注于音乐发行的子公司YG Plus,则获得了1071亿韩元(约合8800万美元)的营收和74亿韩元(约合610万美元)的净亏损。

  此外,据2021年财报显示,YG Plus旗下新设了多家针对数字IP、元宇宙等业务的子公司。

  从四大社的营收情况来看,尽管韩国音乐市场出现下跌,但是四大社通过将目光投向美国、日本等国家,实现了所在公司的销售增长。

  韩国“文化出海”的成功,正是因为K-POP通过使用SNS和YouTube等全球媒体平台,建立了忠实的粉丝群体,并建立了先进的商业模式,围绕已建立的粉丝群体进行密集和持续的音乐表演和管理活动。

  2021年,四大社的专辑营收持续增长。其中,HYBE以3768亿韩元(约合3.11亿美元)的专辑营收位列第一,同比增长17%;SM以2988亿韩元(约合2.46亿美元)的专辑营收紧随其后,同比增长56%;JYP和YG的专辑营收分别为1414亿韩元(约合1.17亿美元)和1128亿韩元(约合9300万美元),同比增长36%和51%。

  从音乐作品发布情况来看,HYBE旗下几支男团的回归频率都很高。除了日语精选二辑《BTS, THE BEST》之外,BTS去年的音乐作品以英文单曲为主,进一步打开欧美市场。师弟团TXT则仍以韩国和日本市场为主,分别推出了两张韩语专辑和两张日语专辑。

  子公司PLEDIS Entertainment旗下的SEVENTEEN,除了团体专辑和单曲外,成员文俊辉、权顺荣和徐明浩等人先后发行SOLO单曲,展现出大型团体展开活动较为灵活的特点。

  除了以各类小分队形式活动的NCT之外,SM旗下两支老牌男团Super Junior和SHINee也先后发行了韩语和日语专辑,而曾经的顶流男团EXO,则因为成员的先后入伍而减少活动,只在6月发行特别专辑《DONT FIGHT THE FEELING》。

  此外,SM旗下多个组合成员也展开了个人活动。EXO成员都暻秀和边伯贤,Red Velvet成员Wendy和Joy先后发行了个人专辑。

  2020年出道的女团aespa,则以三首单曲和一张迷你专辑结束2021年的活动,其中单曲《Forever》和《Dreams Come True》均翻唱歌曲。

  被称为“女团世家”的JYP,在2021年初宣布旗下男团GOT7的合约到期,全员不续约。除了两支乐团DAY6和Xdinary Heroes之外,仅剩的男团Stray Kids一共发行了4首单曲和一张专辑。而当家女团TWICE除了发布韩语和日语作品之外,还发行了首支英文单曲《The Feels》。

  整个2021年,YG公司旗下艺人作品发布数量并不多。除了新人男团TREASURE之外,大部分组合都以成员SOLO的形式回归,比如BLACKPINK的两位成员Lisa和Rosé。除此以外,旗下厂牌The Black Label签约艺人SOMI,共发行了一张专辑和一首单曲。

  如果线下演唱会再次正常化,实体专辑销量可能会略有放缓,但若以年销量5000万张计算,长期来看该部分收入有望回升。

  以2021年专辑销量排名第一的女团TWICE为例,其159万张的专辑销量在男团销量只能排到第九名,而男团中排名第一的BTS,其专辑销量则是TWICE的4.5倍。此外,从专辑销量中也能看出所属公司的竞争力。销量排名前三的男团分属HYBE和SM;销量排名前二的女团由JYP所有,YG旗下的BLACKPINK和SM旗下的aespa紧随其后。

  而从泛人气指标——音源上可以看出,除了“回归即屠榜”的IU和音源逆袭的Brave Girls之外,BTS仍然紧紧占据着重要位置,SM旗下女团aespa,则凭借主副歌反差感极强的歌曲《Next Level》某得一席之地。

  Xdinary Heroes由队长兼鼓手具建逸、键盘手兼主唱金正洙、吉他手兼副唱郭智硕、键盘手兼副唱吴承敏、主音吉他手韩亨俊和贝斯手李周延六名成员组成,于2021年12月6日携首支单曲《Happy Death Day》正式出道。这也是继DAY6之后JYP推出的第二个乐团。

  NMIXX是JYP继2019年推出女团ITZY后,时隔3年再推出的韩国女子偶像团体,由朴真、吴海媛、薛允雅、崔允真、裴真率、金智羽和张圭线日发行首张单曲专辑《AD MARE》正式出道。

  根据HYBE发布的官方公告,该公司将在2022年推出多个偶像团体。首先,子公司SOURCE MUSIC将于今年5月推出六人女团LE SSERAFIM,其中包括IZ*ONE出身的宫胁咲良和金采源,目前,该女团已公开第一位成员宫胁咲良的预告。

  该公司还将与CJ E&M共同策划选秀节目《I-LAND 2》,并与环球音乐集团旗下的Geffen Records共同策划女团项目“HYBE✕Geffen Records 全球女子团体选秀”,去年11月成立的新厂牌ADOR,也将在2022年推出包含厂牌独有的哲学和色彩的新人女团。

  SM也将在2022年推出新团。去年5月6日,该公司宣布将与美国公司Metro-Goldwyn-Mayer Studios(米高梅)合作,通过竞赛选拔节目的方式从美国招募13至25岁的男生组建新的NCT小分队,以NCT Hollywood的名义在美国出道。

  此外,还有消息称JYP将2023年推出中国六人男团Project_C,由罗言、刘傅杰、李曦杰、黄文锦、白元昊、梁泽鑫组成,不过这一消息目前暂未得到官方证实。

  据韩国权威榜单Gaon网站的报告显示,2021年1-11月,韩国专辑对日本的出口比例比上年下降了12%,中国和美国则分别增长了8%和2%。

  欧美国家方面,英国和法国出口量比上年增长了3%和36%,而且德国和荷兰的出口分别增长了153%和80%。由此可见,在欧美国家市场方面,K-POP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。

  从专辑营收和歌曲音源来看,HYBE和SM旗下男团的竞争力较强,并且都将目光投向目前还有不少发展机会的欧美市场。BTS在欧美市场的影响力,也为HYBE旗下的多个新团出道奠定了基础。“女团世家”JYP在女团专辑销量占据前两位之后,继续推出新人女团以巩固市场份额。

  与此同时,“老牌三大”也在继续向北美市场迈进,JYP将成立美国分公司,SM旗下组合NCT也将推出美国小分队。

  此外,四大社正在以“抱团取暖”的方式寻求发展。HYBE与YG就粉丝平台和音乐发行达成合作,SM与JYP也选择在粉丝平台和线上演出方面成立合资公司。这些合作领域的拓展也将加速K-POP的“出海”。

  不过,欧美市场究竟反馈如何?四大社之间的合作能否真正实现双赢?目前还未有定论。小鹿角智库也将持续关注这一领域的发展。

  杭州临平区:创建市场疫情防控“三色”预警分类管理机制 动态防控监测预警

  河北保定市场监管局创新应用信用分级分类监管 提升监管效能助力营商环境优化

  陕西省市场监管局连续三年荣获平安陕西建设先进集体 充分发挥市场监管职能优势

  宁夏青铜峡市场监管局:拧紧节日食药“安全阀” 确保节日期间市场安全稳定

  吉林:开展知识产权代理行业“蓝天”专项整治行动 促进知识产权服务业健康发展